小小姑娘

啦啦啦

【副四】此心安处是吾乡(二)

     出了院门,张副官带着陈皮一路往后巷走去,两人都行色匆匆,一路无话。

     “张日山,你是不是傻!”刚一到后巷,陈皮便吼了起来。

     张副官已然明了他要说什么,只是默默低下头“北平城我是一定要去的,要不......你收拾了盘口,也去北平吧。”

     “妈的张日山你脑子进水了吗!”陈皮狠狠向地上啐了一口“妈的老子是靠漕运码头吃饭的,北平那个四面都是土的地界,你让老子把码头建在紫禁城里吗!”

     “那......"张副官静静看着陈皮,明明在别人眼里狠辣无情甚至有些卑鄙的人,在他眼里怎么竟有些楚楚可怜呢。“那......今天和四爷就此别过了,以后山高水长,还望四爷保重。”

     话没说完,陈皮的九爪钩已然甩了过来,张副官一侧身堪堪避开,身后的砖墙登时着了一个大窟窿——陈皮这一下,绝对是认真的。还不等张副官抬手,又一钩子便冲着面门飞了过来,张副官飞脚一踢,一拳冲着陈皮胸口打去。陈皮眼也不抬,只是一个后仰,顺手将九爪钩挥过头顶,一个大盘旋逼得对方后退一步,趁机又是一爪奔心脏而去。张副官看陈皮有些杀红了眼,便也不再客气,躲过锋芒之后趁机攀上爪链,向着自己身前一扯。陈皮重心不稳,向前一个踉跄,赶忙撒开了九爪钩,抬手向着张副官的胸口拍去。张副官甩掉了钩子,和陈皮赤手空拳一招一招拆了起来,最后制住陈皮双手,将人往墙上一推。

     “陈皮,你闹够了没有!”

     “放肆!老子是你四爷!你不过是张启山门下的一条狗,凭什么叫老子的名字!”

     “你!”张副官也有些动气“我不与你胡搅蛮缠,这北平我是一定要去的。”

     “你去了就是送死!张启山到了那边不过是虎落平阳罢了。如今新月饭店也不一定就能长久,你还做那春秋大梦呢。”

     张副官知道陈皮是真心为他好,自从当年自己把他从陆建勋的牢里救出来,两个人就不再是单纯的敌对关系,进而亦敌亦友,再后来一来二去,阴差阳错,竟是有些佛爷和齐铁嘴般的牵绊,如今副官硬生生说要走,而且前途险不可当,陈皮急眼也是意料之中的。

      “陈皮,就算是送死我也得去。”张副官整了整军装,“这是我的宿命,是佛爷的宿命,是整个张家的宿命,我逃不开。”说完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我也明白,长沙有你师父师娘,你也割舍不下,如今,是到了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