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姑娘

啦啦啦

没关系,该来的事情总会来……没发生之前只是自己骗自己,还有希望还有结果,如今知道了最后的结果,不觉得是判了死刑,反而是一种解脱。彻底放下了不切实际的幻想,逼迫自己抬头向前看……不希望你们分开,反而希望你们百年好合,顺顺利利,从此我再无妄想,勇敢的走好我自己的人生

入坑以来遇见长得最快的两个品种,身价缺差了十几倍……本来艾伦还有一个花箭,被我折掉了,之后一株没法繁殖,索性别消耗母体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关于盗墓笔记电影🎬

电影还算是真心不错的,演员演技基本在线,特效也挺好,就是除了人名之外和原著全部不符😂😂
一开场五分钟全是英文,王先生有点懵逼,问我:这难道是英文电影?张起灵也说英文而且和阿宁全程搞暧昧,你俩还you stay I stay,咋不you jump I jump 呢。阿宁预告片说吴邪撕下了她的伪装,结果整个电影她都没有和吴邪的对手戏!!!

小哥跟吴邪就不用说了,完全就是男女主感情戏。吴邪掉坑之前的我BGM完全就是韩剧里面男女主生离死别的音乐,我一下就出戏了好吗!最后俩人踩着轮就升天——更有泰坦尼克号的感觉了!

还有三叔一句,大侄子你这箫吹的真好啊!全场哗然!我想,吴邪的箫吹的怎么样,那还是得小哥说的算吧……

我觉得最要命的是这个电影是不是拍的时候分了五个组,吴邪组那是BL言情风,三叔组港片武侠风,裘德考组好莱坞科幻风,阿宁组好莱坞枪战风,最后蛇母组好莱坞史诗巨制风……这导演怎么学的戏,完全都不在一个频道上,说什么风格都不合适,最后只能说三叔大杂烩风……

【副四】此心安处是吾乡(终)

这一章微微一八,就不打tag了,欢迎食用     

话说另一头,张启山张大佛爷已经巡视完了军营,在一切妥当之后便回到了府邸。尹新月抢先一步上来把陈皮来过的事儿在佛爷耳边耳语一番,佛爷倒是没动什么声色,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副官!”张启山喊了一声“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都好了,佛爷!”

     张启山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府邸“那就走吧!”说完打开车门,先让尹新月上车之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车队缓缓向城外开去,尹新月在后座挽着张启山的手臂,说道“夫君,你放心,北平好歹是我们新月饭店的地盘,有我爹在,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看得出来,离家数年,尹新月对于要回到北平还是很兴奋的。

     张启山笑着拍拍她的手“夫人说笑了,我是去做官,做更大的官,哪里有什么危险,定然会比在长沙城更威风才是。你呀,就踏踏实实地做你的将军夫人吧。”说完他环顾一下车里“两个小崽子呢?怎么没上车?“

     尹新月低下头扣扣张启山的手掌“在后面车上和八爷玩儿呢,你整天板着脸,他们才不要来和你坐一块儿呢。”

     张启山欣慰地把尹新月揽在怀里,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新月,我必须带着老八一起走,他在长沙城一没有亲人,二没有靠山,我这一走,当年我结下的仇家势必要来找他寻仇的。”

     “哎呀,我知道!”尹新月从张启山怀里钻出来“八爷这些年也是跟着你出生入死的,你要是这次去北平不带着他,我才要跟你生气,骂你忘恩负义、不讲兄弟情份呢。”

     张副官在前座听着他们夫妻打情骂俏,不由得嘴角上扬,转念一想,也不知道陈皮此时在干吗,想必又是气的满院子发疯吧,不知道又有什么人要遭殃了。哎,陈皮这样肆无忌惮撒野的样子,以后怕是看不着啦。

     “副官?副官?张曰山!”张副官想的出神,佛爷连吼了三声他才回过神来“是,佛爷,您有什么吩咐?”

     尹新月不由得抿着嘴偷乐,张启山故意沉下脸来说道“副官,我已经想好了,等到了北平安顿好之后,你就回长沙来吧。”

    “什么!佛爷!您不能不要我啊,我都跟了您这么多年了,您......"

     张启山抬手止住他的话头“你先听我说,我知道陈皮今天来过了,他说......"

     "佛爷,我和陈皮一点关系都没有“副官一时急的口不择言”您不用管......"

     "你听我说完!”张启山不怒自威“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我此次北上根基不稳,具体情况还不知道。虽说张家亲兵都带着了,但作战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我们对北边并不熟悉,真要有个万一,想必也没有十成把握能平安无事。所以我刚才去军营,特意留下了三成张家军,真要是有什么变故,这三成人就是我的后手。那边的人知道我留了一部分亲信在长沙,也多多少少会顾忌些。这群人交给别人我不放心,也就只有你带着。“说完张启山深深看了副官一眼”我的身家性命,可都交给你了啊。“

     “是!”张副官敬了一个军礼“定当不负佛爷所托!”

     “还有,”佛爷乜了副官一眼“看着点你家陈皮,陌生事!”

     小副官红着脸低下了头。

      当然啦,三个月之后张副官回到长沙,听说陈皮莫名多了一个女儿,又不免生出一场风波,好歹最后有惊无险。很多人读《盗墓笔记》的时候都会奇怪,阴狠无赖的陈皮,怎么会养出陈文锦这样聪明勇敢大方的女儿呢 ?答案很简单,有人帮他养的呗,哈哈。

【副四】此心安处是吾乡(三)

    陈皮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回到码头,一路伙计们都躲得远远的。有些年头的老伙计都知道,上次陈皮如此落魄还是他师娘丫头病死的时候,第二天十里河滩便被尽屠,此时此刻,没人敢去招惹这个煞神。

     陈皮愣愣地走到正堂里坐下,一时没有缓过劲来,他怎么也没法接受张日山就要离开长沙,从此两人再也不能见面这个事实。突然一股刺鼻的脂粉味扑面而来,扑通一声跪在了正堂里。

    “谁?”陈皮警醒地抬起头,只见一个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正跪在眼前,怀里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管家!”陈皮怒吼一声,“你是死人啊!这个婆娘是怎么闯进来的!“

    管家一头冷汗地跑进来,哆哆嗦嗦地道”四爷,这个.....这个女人,说有要事找您。“

    “滚蛋!”陈皮一个茶碗砸在地上“不想死赶紧给爷滚出去。”

    “四爷!”跪在地下的女人开始瑟瑟发抖“您不记得我了?我是官姐门下的翠儿啊,您当时总夸我标致,奴家这才有了您的女儿啊!“

     陈皮嘴角向下一沉,根本没有费心思去理这个女人是谁,甩手一钩子出去抓住婴儿,就要拍在地下摔死。也许是本能地感到大祸临头,婴儿开始死命挣扎,就在要落地的一瞬间,陈皮眼皮一抬,突然改变了注意,一回手又将婴儿拐到了怀里。说来也巧,原来这小女娃的右肩膀上有一块小小的红色胎记,位置和形状,都......跟张副官的一模一样。

     管家和女人都松了一口气,女人趁机赶紧开口说道:”爷,她真的是您的种啊,您瞅瞅,这白净的皮肤,高挑的鼻梁,还有这细细的丹凤眼,简直跟您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陈皮低头一瞧,还真是。这女娃子的五官长得和他颇为相似,乍看之下还真像他的种。却还是悠悠地道“你是暗门子里的,每天千人骑万人跨,凭什么说这个孩子就是我的,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一个还没长开的奶娃子,就想来骗爷爷的钱。”

     “四爷您明鉴”女人一个头磕在地下“自从您一年前来过我们家院子,第二天奴家就因父亲去世回乡了,往后一个月再没接过客,这事儿官姐也知道,一个月之后回来就发现怀了这孩子。奴家句句属实,不敢骗您啊。”

     陈皮冷笑一声,不再言语,低下头打量这女娃,女娃似乎是不怕他,在他怀里不哭不闹,咿咿呀呀地笑着看着陈皮,那种干净的目光倒让陈皮想起了他的师娘,再加上这胎记还有与自己颇有几分相似的五官,陈皮还真有点动摇了,就算她不是老子的种又怎样,老子喜欢,老子就要养。

     见陈皮迟迟不说话,管家真是心里替这女娃子捏了一把汗。这窑姐是让钱堵了心窍,仗着不知和谁生下的野孩子有几分像他们爷就抱过来讹钱。她定是以为陈皮和他师父二月红一样,喜欢流连花街柳巷,指不定身后欠了多少风流债,孩子长得像兴许能蒙混一下,从此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但她不知道的是,自从他们家四爷和佛爷家的副官交往甚密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脂粉巷,一年前九门为了避人耳目去官姐那边商议了一个晚上正事,他们四爷自然也去了。不过当时生死存亡,陈皮自然没有心思办别的事情。这个窑姐妥妥就是在撒谎,这孩子绝对不是陈皮的种。按照陈皮的性子,这女娃怕是十死无生啦。

     “咕咕”女娃子似乎有些冷,在陈皮怀里开始不安分地扭动,陈皮从桌上抄起一块儿文锦顺手搭在了她身上,还若有似无地笑了一下。

     管家和女人一时都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女人脸上得意的笑还没来得及退下,便觉得眼前一黑,继而脸上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管家一看女人给陈皮的九爪钩弄断了气,心中就更加疑惑了。只能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爷?”

    陈皮把孩子往管家怀里一塞“带下去,好生养着吧。”

    “是是是,”管家忙不迭地点头“爷,您给小姐起个名吧”

    “起名?”陈皮不耐烦地把脚搭上椅子,他是个粗人,识字已经勉强,遑论起名字了。不经意地一抬眼,陈皮瞅见了女婴身上盖着的文锦,“就叫文锦吧,陈文锦!”

    管家笑么滋地抱着陈文锦去了后堂,那窑姐的尸体也早有人拖了下去,转眼就剩陈皮一个人坐在了堂上。陈皮淡淡地想到:狗日的张日山,你走就走吧,从今以后我就和文锦一起过了。



下一章比较短小就完结啦……感觉皮皮有点可怜,好想欺负肿么办啊……然后被副官拍飞啦……

【副四】此心安处是吾乡(二)

     出了院门,张副官带着陈皮一路往后巷走去,两人都行色匆匆,一路无话。

     “张日山,你是不是傻!”刚一到后巷,陈皮便吼了起来。

     张副官已然明了他要说什么,只是默默低下头“北平城我是一定要去的,要不......你收拾了盘口,也去北平吧。”

     “妈的张日山你脑子进水了吗!”陈皮狠狠向地上啐了一口“妈的老子是靠漕运码头吃饭的,北平那个四面都是土的地界,你让老子把码头建在紫禁城里吗!”

     “那......"张副官静静看着陈皮,明明在别人眼里狠辣无情甚至有些卑鄙的人,在他眼里怎么竟有些楚楚可怜呢。“那......今天和四爷就此别过了,以后山高水长,还望四爷保重。”

     话没说完,陈皮的九爪钩已然甩了过来,张副官一侧身堪堪避开,身后的砖墙登时着了一个大窟窿——陈皮这一下,绝对是认真的。还不等张副官抬手,又一钩子便冲着面门飞了过来,张副官飞脚一踢,一拳冲着陈皮胸口打去。陈皮眼也不抬,只是一个后仰,顺手将九爪钩挥过头顶,一个大盘旋逼得对方后退一步,趁机又是一爪奔心脏而去。张副官看陈皮有些杀红了眼,便也不再客气,躲过锋芒之后趁机攀上爪链,向着自己身前一扯。陈皮重心不稳,向前一个踉跄,赶忙撒开了九爪钩,抬手向着张副官的胸口拍去。张副官甩掉了钩子,和陈皮赤手空拳一招一招拆了起来,最后制住陈皮双手,将人往墙上一推。

     “陈皮,你闹够了没有!”

     “放肆!老子是你四爷!你不过是张启山门下的一条狗,凭什么叫老子的名字!”

     “你!”张副官也有些动气“我不与你胡搅蛮缠,这北平我是一定要去的。”

     “你去了就是送死!张启山到了那边不过是虎落平阳罢了。如今新月饭店也不一定就能长久,你还做那春秋大梦呢。”

     张副官知道陈皮是真心为他好,自从当年自己把他从陆建勋的牢里救出来,两个人就不再是单纯的敌对关系,进而亦敌亦友,再后来一来二去,阴差阳错,竟是有些佛爷和齐铁嘴般的牵绊,如今副官硬生生说要走,而且前途险不可当,陈皮急眼也是意料之中的。

      “陈皮,就算是送死我也得去。”张副官整了整军装,“这是我的宿命,是佛爷的宿命,是整个张家的宿命,我逃不开。”说完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我也明白,长沙有你师父师娘,你也割舍不下,如今,是到了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副四】此心安处是吾乡(一)

背景设定:一切即将尘埃落定,佛爷奉命离开长沙去北平任职,官居第一权力集团。

       陈皮朝抄九爪钩冲进张大佛爷府邸的时候,院内已经是一派繁忙景象。张副官正指挥着家丁将从大宅中搬出的一箱箱明器装上卡车,管家在一旁捧着本子记录。尹新月站在院子中央,看着丫鬟们将贴身衣物和金银细软一一摊开,查点无恙后再细细包起来。张启山的两个小崽子从来没见识过如此阵仗,兴奋的满院子乱跑,其中一个“咚”地一声撞进陈皮怀里。

      “四叔!”小孩子正是懵懂年纪,被陈皮阴沉着脸拎着后领子抬起来也不知道怕,含着手指呆呆喊了一声。

       陈皮从来不喜欢小孩子,更别提张启山家的这两个,况且他如今正心烦,看着这傻不拉几的孩子就更讨厌,抬手就准备扔出去。

      “四爷,怎么今天有空过来!”幸亏张副官眼疾手快,上去一把抱住他家小少爷,放下地顺便拍了一下屁股,孩子又无忧无虑地跑远了。

      陈皮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人。健壮的身板,俊朗的眉眼,举手投足间英气十足,一看就是张家人,而且是张启山身边的人,带着一身的正气。反观他自己,从小江湖讨饭吃,连父母的样子都不记得,十几岁的时候就用死人钓螃蟹,因而皮肤总是带着病态的苍白,再配上他下拉的三角眼,整个人更显狠戾阴损。两个人一阴一阳,一正一邪,连陈皮都想不明白两个人怎么会有瓜葛。

     “四爷?”副官见他迟迟没有反应,便走上前去又试探着叫了一声。

     正是这一声让陈皮回了神,按说自己如今贵为平三门之首,自然当得起他这个小小副官的一声四爷,只是......如此生疏的称呼,似乎他很久没有用过了。

     ”嗯哼!”陈皮清了清嗓子“张大佛爷这是真的要去北平了?”

     “是啊,”张副官微微一低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今佛爷的身份地位,显然小小的长沙城是容不下了。”

     “我呸!”陈皮不屑的冷笑一声“你还当这是好事儿啊!离了这长沙城的地界,他张启山就什么都不是了!”

     “还好北平城是夫人的娘家,有新月饭店的势力在,想必佛爷去了,也不会有什么。”

     “那你呢?”陈皮上前一步,贴着张副官的耳朵问道“你也要同去吗?”

     张副官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那是自然,我是张家人,更是佛爷的副官,理当和佛爷共进退。”

     只这一句话就让陈皮炸了毛,”我C你妈的张日山!当初你......"陈皮突然一顿,当初你哈着老子的时候可没说你是张家人这种话四爷可是说不出口的。

      不远处的尹新月眼看这两人就要僵持起来,便施施然走过来道“陈皮,今天我们家搬家,不方便招呼你,让副官带着你外面喝茶去吧。”

      “夫人,我....."张副官还想辩解,没开口就被尹新月一个眼神瞪了回去:还不快去!不安抚好这位凶神,今天这家就甭想搬了。